公交车上被陌生人上小说·能不能插这睡一晚上

分类: 校花美女 / 发布于2020-7-6
1 人气 / 公交车上被陌生人上小说·能不能插这睡一晚上已关闭评论 评论
Author:

孙磊走上前,很自然的就坐在了床边,递给她万花油。

小刘,万花油拿来了。

要是这还看不出对方是在勾引自己,那他就真的是一个傻子了。

于是,顺势好心的道:这都肿了啊,小刘,你不方便,我来给你擦药吧。

刘敏脸色绯红,她知道,孙磊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那就麻烦孙老师了。

孙磊倒了一点万花油在手上,轻轻的摩擦着那有些红肿的地方,但是目光却一点都不掩饰的看着刘敏的花园。

刘敏也很配合,吃力的把腿张开,似乎是想要让孙磊看得更加清楚。

随着孙磊的动作,可能是力气大了点刘敏忽然啊了一声:孙老师,你轻点

刘敏妩媚的笑了笑,伸手轻轻的在孙磊的胸口拍了一下,似在抚摸。

孙磊坏笑一声:小刘,你的声音真好听,能不能多叫一声?说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啊好疼。

刘敏脸色潮红,再次叫出声来。

这充满诱惑的声音,让孙磊更加难受。

没曾想,刘敏继续开口:孙老师,你一直盯着我那里看好看吗?

孙磊脸色一顿,放下了手中白嫩的脚丫子。他把身体靠近对方,用力的嗅着那一股来自女人的芳香。

嗅完以后,还凑在刘敏的耳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耳垂,用充满情欲的声音说道:当然好看,那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

说完,他忽然伸出手去解开对方身上的浴巾。刘敏也没有拒绝,任由对方解开。

她心里对她老公暗暗念叨: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你先找女人。

那我也找男人!

一瞬间,浴巾落下。

刘敏完美的身材都暴露在孙磊的眼中,顾不上那么多,他将刘敏扑倒,张嘴朝着她胸口那凸起的雪白就吞了下去。

刘敏也没想到,孙磊居然这么直接。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电流划过身体一样,浑身都软了。

她情不自禁的一把抓住孙磊那已然膨胀的地方。

当她真正的握在手里,才发现这玩意实在是太大了,她的手都抓不住。

嗯嗯。

对方一边亲吻着她的那敏感之地,一只手缓缓地朝着平坦的小腹下摸去。

忽然间,刘敏浑身一阵颤抖。

不不要,那里不行

可孙磊却用力按了下

突然被对方用力的摁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把持不住。

但是,对方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速度摩擦。

刘敏的身体不自觉的弓了起来,嘴唇紧抿。

一分钟的时间不到,刘敏浑身颤抖,身体微微抽搐,暖流顺着玉腿而下,她感觉被子已经湿了

孙磊终于停止了动作,轻轻的在刘敏的耳边吹气。

怎么样?舒服吗?

刘敏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胸口,脸上的潮红依旧。

你你坏死了。

听到这句话,孙磊很有成就感,还迫不及待的解开自己的裤腰带,身上就只留下平角裤。

孙磊带着一丝坏笑的看向刘敏,说话的时候缓缓脱下了平角裤。

想要吗?

刹那间,浓浓的荷尔蒙味道扑鼻而来,刘敏瞪大了眼睛。

好大

和你老公的比起来怎么样?

孙磊突然说道,脸上挂着一丝坏笑。

男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话题。

一个女人对你怎么样,得看你实力行不行。

比他的大多了,他就没满足过我几次

刘敏丝毫不掩饰,眼中带着一丝渴望的盯着眼前的雄伟。

紧接着,她一手握住了那里嘶

孙磊倒抽一口冷气,这种感觉,简直让他有一种爽翻天的冲动。

要不是沉住气,刚刚那几下,就缴械投降了。

他两只手握住那一对大柚子,一边看着对方在自己的身下来回晃动脑袋。

几分钟过后,孙磊叫停。

两人四目相对,不需要什么动作,刘敏自然而然的背对过去,挺起翘臀。

老公,快要我

刘敏大脑一片空白,眼神迷离的喊到。

我来了

孙磊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在刘敏耳边低声道。

孙磊的话久久围绕着刘敏的耳朵,她此刻又期待又害怕。

突然,嘭嘭嘭的拍门声,把刘敏和孙磊吓了一大跳。

孙磊本想解开腰间皮带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额头渗出细汗。

刘敏的心跳加速,久久缓不过来,本来的期待被用力的拍门声弄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拍门声还在继续,但这拍门声很快就会变成撞门声了。

孙磊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做这种事情就像被捉奸一样。

赶紧给老子开门!别告诉老子你不在家!一道凶狠的声音传进了刘敏和孙磊耳里。

孙磊一听,是个男人的声音,还那么凶狠,更加慌了,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毕竟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

糟了!真扫兴!我老公回来了!怎么提前回来了!刘敏一边说一边快速的下床。

9.最不想伤害的人-2.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讲台上的老师眼神扫视了在场同学几眼,似笑非笑的做介绍:「哈啰,我是你们的新导师,我叫淩梓谦,今年暑假刚从日本回国,多多指教哦!」他,我的新老师,是我表哥。没错,前两天他是有搭飞机回来然后搭车到台北车站,我也有去接他,可他那时候是跟我说他要回南部的!怎么会在台北?我就这样看着他好几分钟,羽薰注意到我的视线,便压低声音对我说:「怎么?看到这个很帅,就想抛弃韩老师?」「不是啦。」我也跟着压低声音,「他是我的表哥。」「蛤?」羽薰因为太过讶异而不小心惊叫出声,我还来不及阻止,应该全班都听见了吧。台上的老师把视线投射过来。他拿起讲桌上的座位表,然后问:「羽薰,怎么了?」「没、没有。」她有些尴尬。下课时间,熙熙攘攘的的走廊上,我快步走向另一栋大楼的二年级导师办公室,因为急着找表哥,所以我连门都没敲就径直走进去。「雨薇,怎么了吗?」表哥微笑,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有事吗?」我好笑的推了推他,「唉唷,跟我装什么生疏呀?表哥,你怎么都不先跟我说你要来我们学校任教?而且还是导师,我前天去车站时,你不是跟我说要回南部教书?」「先告诉妳就不好玩了嘛。」他看着桌上的一堆资料,而后侧过头看着我,「我当妳导师不好吗?」「不是不好,只是」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一抹坏心的笑,「还是说,妳更希望某人当妳导师?」表哥说这句话刻意放大了些音量,我赶忙要他小声一点。「是他吗?」表哥这次终于压低音量,眼神瞥向旁边正在跟学生谈笑的韩老师,韩老师注意到我的视线,对着我俩微笑点头。「哦,不错嘛,他几岁?」「喂,哪有人问这么直接的!」我又是无奈,「二十四。」「是喔,大我两岁。」表哥随性的单手撑着下巴,饶富兴味的说:「看来他很受女生欢迎欸,不过雨薇,恐怕他的男神地位会受到动摇了,哈哈哈。」「为什么?」我好奇。「因为我更帅啊,今天早上我才走进校园,前前后后就有两个女生递情书给我了耶。」说完他自己哈哈大笑。我彻底无言了。我的表哥,淩梓谦,于二十岁时跳级,提早从日本知名大学毕业并考到教师执照,然后就一直留日做医学研究,直到今年暑假才回台湾。很受女生欢迎,这无庸置疑,他的确很有魅力。一连几天下来,我除了在国文课看到韩老师之外,其余时间都看不到他,这让我有些哀怨。我总不能假借问问题的名义去烦他,太做作了,那不是我的风格,而且我也没什么问题好问。新闻社吗?但韩老师又不太管事的。「唉」我连连叹气。「振作一点啊,现在是社课时间呢。」羽薰在一旁拍拍我。对喔。我环顾着新进来的高一学弟妹们,彷若看到了之前青涩的我,不禁令我感慨。对新生们说了注意事项及上课规则、时间之后我和羽薰就闪到一旁纳凉去了,现在这天气热得很,我不禁怀念起下雨的日子。「学姊。」自由活动时间,一个娇小女孩靠过来。「怎么了?」我扯了个微笑。眼前的女孩有着完美的外表,直长髮更显得她萝莉的特质,外表是个柔弱女子,不过我感觉,她隐藏着一种别人所没有的自信与我该怎么形容?女王的霸气。「学姊,为什么没有指导老师?」一开口就很强势,但该有的礼貌还是有,那也许就是她本来的个性。「指导老师不管事,全权授予社长、副社长。」我再更仔细看着她,觉得她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见过呢?「是吗」女孩虽然一脸质疑,但也没再说什么,看起来不怎么相信我和羽薰,这也难怪,我们才刚接任不久,还不够强势。我叹气,是不是新生都这么霸气不畏学长姐?唉。下课之后,我正要走出教室,不料却遇到了韩老师。「老师?」我讶异,韩老师不是不管的吗?「我听说妳接任社长,所以过来看看,新生是不是很难管啊?」见我点头,他怀念的笑了,「妳就拿出当初面对我时的冷冰冰态度就好啦。」我一愣,冷冰冰的态度?我有吗?☆☆☆放学时分,我一如往常和潍皓并肩走在路上,一如往常说说笑笑,一如往常牵着手,一如往常甜蜜,至少在旁人看来。我该怎么跟他说?我喜欢韩老师「妳知道吗,今天我去当一年二班的辅导学长时,有个新生超可爱的,她」他仍旧滔滔不绝。我却没有专注在听。「薇,妳怎么了?」他一唤,我猛然回神。「啊,你刚刚说什么?」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皱眉看着我好一会儿,像是要洞悉我的想法,霎那间我想逃离他探查的目光,就怕他看出什么端倪。「妳怎么了?最近都好怪。」「有吗?」我迴避他的目光,正好我家快到了,我赶紧对他说了声掰掰就跑进家门,要把门关上之际,眼角余光瞥见他还站在原地望着我。我看见他眼底的怅然与悲伤。我希望,只是我的错觉。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说,他不会知道的。我这么告诉自己。

相关资源:
  • 黑粗撑开宫颈口*宝物没想到你这么能喷
    黑粗撑开宫颈口*宝物没想到你这么能喷
    2020-6-911
  • 黄芳马二蛋 姇在线阅读
    黄芳马二蛋 姇在线阅读
    2020-7-70
  • 鸭子为富婆办事自述|舌头不断的刷小核
    鸭子为富婆办事自述|舌头不断的刷小核
    2020-6-2614
  • 鲤鱼乡边走边 好大*浊液尽数喂进子宫
    鲤鱼乡边走边 好大*浊液尽数喂进子宫
    2020-6-613
  • 鲤鱼乡纯肉蛇/宝宝让我放进去好欠好
    鲤鱼乡纯肉蛇/宝宝让我放进去好欠好
    2020-6-516
  • 鲤鱼乡猛烈顶撞:乱系列140章
    鲤鱼乡猛烈顶撞:乱系列140章
    2020-5-318
  • 鲤鱼乡好不好 男主是蛇有双根
    鲤鱼乡好不好 男主是蛇有双根
    2020-6-275
  • 鲤鱼乡失禁痉挛-花枝乱颤渐欲液横流
    鲤鱼乡失禁痉挛-花枝乱颤渐欲液横流
    2020-6-98
  • 鲤鱼乡吸茱萸|被强奷却飞腾不竭
    鲤鱼乡吸茱萸|被强奷却飞腾不竭
    2020-6-520
  • 鲤鱼乡abo拔不出来_男调教男,道具调教室
    鲤鱼乡abo拔不出来_男调教男,道具调教室
    2020-6-2215

评论

评论已关闭!